今天是:
校园新闻
11月16日汽车美容装潢专业学员进
11月16日汽车美容装潢专业学员进
学员进行钣金喷漆修复施工
11月16日汽车美容装潢专业学员进
2016年金亚学校各专业报名优惠啦
元宵节前汽车美容专业迎来咨询小
金亚学校“夏季清凉活动”开始啦
杨老师 杨老师      
杨老师 杨老师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 >
没有资质的培训机构 说跑路就跑路了
          时间:2016-10-25 浏览次数:

《外语培训机构突然关门 百余名学员的学费或打水漂》后续这些培训机构说跑路就跑路 为什么没有人好好监管?由于市场混乱,缺乏必要监管,基本上维权无门
几天前,海曙360美式私塾和鄞州欧文外语学苑两家培训机构突然关门,百余名学员的学费打水漂,30余名教职工的工资遭拖欠。随之,受害学员和教职工分别向教育、公安、人社部门反映投诉,经不完全统计,目前事件涉及总金额已达60万元。
海曙区教育局证实,鄞州欧文外语学苑没有民办教育办学许可证,为非法办学,海曙360美式私塾部分英语课程的学员由宁波新东方学校接手,目前,仍在统计剩余课时和学费中。(详细报道请见10月22日A5版)□记者 陈嫣然 漫画 李宏宇
家长担心
被接盘后,上课质量难以保证
“家长们基本上都选了去新东方上课,尽早让孩子去上课才是最要紧的,毕竟打官司是个没底的事。”昨天,在海曙区教育局,360美式私塾的不少家长签下了课时学费确认单。

但对人群中的周女士来说,这已经不是头一遭了。接下来的课,究竟能不能保质保量地上,她的心里仍是个问号。

2014年,周女士在赛尔剑桥培训学校给孩子报了英语班,一年3万,2015年,又花了5万元续报一年。

2016年3月,赛尔剑桥老板陈治卷钱跑路,4月,新世界进修学校接盘,周女士无奈选择继续上课。

“因为当时学校不同意退款,明明赛尔有15万元的风险保证金转给了新世界,完全可以退给家长。”周女士告诉记者,自从接盘后,孩子的课几乎没办法正常上了,“新世界给全日制的学员开课,不给周末班的学员开课,原因是人太少,开不起来,要等新学员进来,满人后才能开课。”
这么一来,周女士说,孩子已经快半年没有上课,剩余学费还有2万8千多元。
眼见着学校转了一家又一家,周女士的信心和耐心也快被耗尽。
学员维权
投诉无门,打官司拖不起
“110让我打教育局,如果是对无办学资格的投诉,让我打12315,然后12315让我打市长热线,市长热线让我打12348法律援助。”从事发至今,鄞州欧文学苑的学员仍在维权路上四处奔波。
邵小姐是欧文学苑的西语学员,因为兴趣爱好,花了3600元报了名,9月报名,10月上了一节课,学校就关门了。
“英语课程的有新东家接盘了,而我们这些小语种课程的没人管。”对此,邵小姐和其他学员陷入了投诉无门的境地,“学校是非法的,可也开了那么长时间,监管在哪里?合法的能管,非法的反倒不能管了?”
“鄞州校区的学员大多是附近大学的学生,人均学费都在三五千左右,对大学生来说,这不是一笔小费用,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!”在采访中,有的学生甚至大哭起来,喃喃说着“父母赚钱不容易”的话。
昨天上午,学员们又到海曙公安分局经侦支队反映情况,“经侦支队的警察说,会到江厦派出所了解案情,看是否构成可以立案的条件。”
事件能有进展,学员们都很高兴,“不管是讨回学费,还是讨个公道,我们都会维权到底。”
记者了解到,几天时间里,学员们维权群里的人数在不断上升,有的义愤填膺,有的冷静分析。类似的对话让记者又联想到了先前的“A&C”十店齐关事件。
今年5月初,宁波“A&C”艺术儿童创意工作室10家门店陆续关闭,法人、股东失联,多名老师、员工被欠薪,数千会员遭遇无处退费维权困难。
事后,宁波市场监督管理局通报,从5月5日开始,宁波市消保委会同12315举报中心通过12315热线连续收到关于艺畅教育(“A&C”艺术)的投诉。截至5月13日17时,共收到投诉1194件,涉诉金额498万元,涉及海曙、江东、江北、鄞州等区域。(本报曾于5月11日、5月15日作过详细报道)
昨天下午,记者再度联系到当时接受采访的家长王女士。
“杳无音讯。”王女士的语气中透露着无奈和失望,“我们打电话给过市场监管部门,那时说正在与接盘单位谈,后来也没有音讯了。”
王女士告诉记者,后来,也有一些家长去起诉,但也没有拿到钱,更多的家长由于维权成本太大,怕影响孩子,也都选择了息事宁人。
“现在,我对这些个人培训机构完全不信任了,孩子的兴趣班全报在青少年宫了。”王女士觉得,如今一些培训机构说跑路就跑路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却没人管得了。
律师说法
市场混乱,缺乏必要监管
对于欧文外语学苑的现有情况,记者也咨询了北京大成(宁波)律师事务所的赵宏军律师。
赵律师指出,如果说是刑事范畴,必须要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一开始对方就是主观恶意不履行合同,打算携款潜逃,比如对方根本没有提供培训服务,或没有能力提供培训服务的,客观上骗取对方的财产。倘若是一开始想要履行,到后来无力履行则属于民事范畴。
“向公安部门报警是对的,相关部门可以查钱的去向,对方有无转移资金携款逃跑的情况,如果查证对方的动机是将钱占为己有,而非履行合同,那么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的可能大些。”
采访中,记者发现各类培训机构关门的现象屡见不鲜,宁波也曾出现过多家英语培训机构倒闭﹑跑路现象,学员学费泡汤不说,老师工资也遭拖欠。
不少学生和家长认为,一旦交了费用,自己就成了弱势群体,基本维权无门。而且由于市场混乱,缺乏必要的监管,培训机构关门,最受伤的还是消费者。
“民办培训机构是不可缺少的,目前不是该不该有的问题,而是要如何规范。”谈起民办培训,不少培训机构负责人都表示,“现在无序竞争太厉害了。有些小机构随便租个地方,打个广告就开始经营,走短线招生路线,一旦发生资金困难,立马卷款跑路。”
金报快评
不能总让消费者买单
通过媒体的报道可知,各种外语培训机构中途“跑路”的问题,已经不是个案,而是频繁发生。而在几乎所有的“跑路”事件中,利益受损的都是报名参与的学生以及被拖欠工资的教职工,而“跑路”者却携带大量钱款去向不明。如果这样的“跑路”现象不能尽快得到遏制,很难说不会引起相关机构和人员的效仿,把“跑路”当成了一种谋取不义之财的手段。
当然了,在这些“跑路”事件中,也许有些是外语培训机构经营管理不善导致的,而并非是恶意“跑路”,但即便如此,那么也应该善始善终,做好各项善后工作,或者是进行退费处理,或者是寻找其他机构接盘,帮助学员完成后续的培训课程。但实际上如此负责的培训机构少之又少,即便有些学员被转到了其他实力更加雄厚的外语培训机构,也已经很难如期保质地完成各项培训课程。
外语培训市场如此混乱不堪,固然和市场发展不成熟、不健康有关,但是站在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,面对培训机构频频“跑路”的现象,显然不能总是由消费者来买单。正如有些学员所抱怨的那样,一些培训机构本身就是非法的,却没有任何政府部门监管,导致他们想开业就开业,想关门就关门。而“跑路”事件发生后,消费者又投诉无门,只能在各个部门之间被踢皮球,照这样下去,恐怕只能引来更多的效仿者。
对于外语培训机构,合法的要监管,不合法的更要监管,不能再任由外语培训市场野蛮生长,“跑路”现象肆意发生了。


上一篇:宁波电梯操作证考试|宁波电梯维修与保养培训|电梯的基本功能
下一篇:电梯维保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